币圈"杀熟"严重 99%的亏损是被身边人所带
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
彩印名片5盒40元包快递
手机号码任意显示不信?
搞笑视频-焦点视频网
中国香蕉网信息免费发布
 网站首页 | 国内关注 | 百姓民生 | 热点财经 | 中国资讯 | 社会聚焦 | 媒体报道 | 滚动资讯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商业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币圈"杀熟"严重 99%的亏损是被身边人所带
来源: 2019-05-14 12:03:50

  来源:核财经 文︱主笔 Vincent

  币市乃零和博弈,你的盈利是建立在别人亏损之上的?

  “在一场‘零和游戏’中,如果你不是骗子,那就是傻子。”潘锐认为,币市乃零和博弈,你的盈利是建立在别人亏损之上的。

  半年前的高中同学聚会上,长相清秀且供职大国企的潘锐款款而来。论家底背景,潘锐远胜于其他同学,而且,他骨子里还有一点工科硕士的优越感。

  “那一天,我本想请同学们吃个便饭,却被唐超拉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他说。一众同学颇感诚惶诚恐,显然,财大气粗的唐超抢走了潘锐的风头。

  事实上,潘锐与唐超在高中曾是一对“好基友”。“想不到两年不见,唐超一跃成为千万富翁。”潘锐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一些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在他的脑海里,唐超不过是个财经媒体人,一个苦哈哈的搬砖党。

  酒过三巡,唐超道出了真正原因,并对加密数字货币的一番高谈阔论令活在传统世界的同学们感到蒙圈,一些人的投机欲望被点燃,当场表示要跟着唐超实现财富自由。

  在这半年时间里,潘锐见证了一群簇拥在唐超周围的投资者,他们天真地认为,自己遇到了一个逆天改命的机遇,急切渴求唐超给予点拨。然而,当高收益预期频频落空,便上演了一出“粉丝”集体倒戈的狗血剧情。

  “神操作”获赞

  在高中时,唐超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还担任学习委员,深得同学们的信任和好评。大学毕业后,唐超进入财经媒体工作,从此与潘锐的联系就变少了。不过,近几年里,不时有唐超的作品流出,引得众人称赞。

  正因为如此,无论在职场圈,还是在同学圈,总有人对他深信不疑。

  那次聚会中,在同学们的怂恿下,唐超创建了所谓的“币圈投资学习交流群”。他作为这个小圈子的“布道者”,几乎每天都要普及一些区块链相关概念和分享对币市行情的看法,其勤恳耕耘深得“粉丝”认可。

  他告诉核财经APP,一众“粉丝”都是自己的朋友,初衷是相互学习、共同提高。

  所以,当唐超判断,“2019年初币市解冻,将迎‘小阳春’”时,微信群里的绝大多数人开始蠢蠢欲动,想借此抄底入场的机会,走向财富自由。彼时,BTC价格还在3200美元的底部。

  对于潘锐来说,参与IEO份额抢购纯属偶然事件。

  “而唐超很早就关注到了币安Launchpad,并对新年开张项目BitTorrent了解颇多,因此,他对其涨势很有信心。”他说。

  听了唐超的话,潘锐心想,加密数字货币真的是投机者的游戏,无论如何要参与一下。不过,想获得抢购份额资格也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为了完成KYC认证,唐超托海外的朋友给我们买到了KYC资料,一张‘入场券’就花了500元。”潘锐笑着说,“还没挣到钱,先搭进去好几百。”

  1月28日,币安 Launchpad正式销售BitTorrent Token(BTT),令潘锐没有想到的是,15分钟内500亿枚BTT被抢购一空,而且他们尽然无一中标。

  “IEO的火爆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虽然没有斩获,但看到BTT的涨势表现,则更加坚定了潘锐跟着唐超炒币的决心。

  2月25日,币安 Launchpad 第二个项目Fetch.AI(FET)发售,11分14秒内被抢光。这一次,又是无一中标。

  “看着别人吃肉,心里可不得劲了。”潘锐说。

  唐超也颇为尴尬,连连道歉,并向群里众人表示,IEO会遍地开花,币市机会多的是。

  果不其然,3月,火币推出了Prime,OKEx紧随其后推出了Jumpstart。

  而真正让唐超“一战成名”发生在4月2日。那天中午12时许,BTC突然大幅拉升,价格在半小时内从4200美元飙升至5100美元,创下6个月来最高涨幅。唐超在群里告诉大家,买入BCH的时机已经到来。潘锐心里嘀咕着,“BTC暴涨后,为啥要买进BCH?”但他还是将信将疑地买了一些BCH。

  “我是170美元买入BCH的,之后价格以火箭般的涨幅站上300美元,4月7日,我以320美元的价格清仓出货,赚了一波快钱。”潘锐一边说着,一边埋怨自己买少了。

  唐超对此十分得意,称之为“建群以来最成功的一次行动”,并要求大家至少发千元红包以示庆贺。

  说罢,唐超身先士卒,率先发了5个千元红包。接着,大家你一个我一个的下起了红包雨,狂欢了一个多小时。

  一波BCH神操作之后,“粉丝”们变得更加疯狂了,在群里纷纷表态,“唐超,以后我们都听你的。”潘锐认为,那段时间里,似乎每个人都变成了野心勃勃的投机分子。

  折戟CNNS

  由币安开始的IEO就像打了一针兴奋剂,荡起币市层层涟漪,中小交易所迅速跟进。

  对于投资者来说,IEO份额抢购更像是一个饥饿游戏,幸运儿永远属于极少数人。为了解决“份额”的问题,“群友们”寄希望于唐超私下拿到IEO份额。

  “大家在群里央求唐超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提前弄点份额出来。”潘锐认为,这似乎有点不太可能,但唐超却不负众望,从某项目方手里搞到了价值3万USDT代币份额。

  为感谢唐超,“粉丝”们小范围请客搓了一顿。饭桌上,所有人唯唐超马首是瞻,不停地给他倒酒夹菜。那一日的唐超,似乎有些飘了。

  不过,该项目上交易所后拉了一波便急速下跌,唐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弄来的IEO份额以惨淡收场。

  后来,当Gate.io交易所宣布Startup第一个上线项目为CNNS时,唐超认为机会来了。

  “在业界,Gate.io算得上是一个老牌交易所,素来秉承‘真实、透明、不刷量、不造假数据、不干预市场交易’的理念,口碑较好。”唐超还透露,在圈内普遍把CNNS视为“币世界”发的币,其原因是CNNS项目创始人与币世界“海外版” CoinNess负责人均为李昇焕。

  4月22日,CNNS6亿代币在Startup供用户认购。当日,Gate.io公布的CNNS认购结果显示,共有4.9万人下单,有效订单价值约1.1亿美元,平均每人分得有效配额为73 USDT,获赠12312 CNNS。

  因获赠数量较少,大量投资者在CNNS开盘后选择追高买入,从而出现了大量抛砸,价格也在短时间内急速飙升。

  数据显示,4月24日12:00,开放CNNS/USDT交易对后十分钟内,较首发价格上涨了10倍之多。

  唐超的“粉丝”们陷入一片狂欢。

  但好景不长,当天CNNS涨至0.062USDT峰值后出现迅速下跌,较最高点跌幅达45%,画出了一条垂直K线,而后一直处于阴跌状态。

CNNS价格趋势图。数据来源:非小号
CNNS价格趋势图。数据来源:非小号  包括唐超在内的一众投资者不幸被套牢,所有人都傻了眼。

  一些满仓买入的人开始在群里骂骂咧咧,责怪唐超宣称的“至少二三十倍收益”未能兑现,有的甚至要去公安局报案。这些话让唐超脸上挂不住了。

  他在群里大声吼道,“炒币有赚就有亏,我自己也亏了不少,我上哪儿说理去。”

  潘锐见状开导大家说,“这CNNS也太奇葩了,根本不给散户逃跑的机会,后面我们要当心了。”

  碍于身份,并与币世界、Gate.io相熟,唐超不想“维权”,自己咽下了苦果。几天后,他在群里安慰大家说,“现在涌入IEO赛道的交易所和项目方太多了,良莠不齐成了常态,确实很难把握,大家要有耐心。”另外,还顺带发了红包以讨好“粉丝”。

  不过,群里的“粉丝”们并不买账,以往只要唐超在群说一句,便有数十个表情包跟进,而这一次,不仅没有人抢,回应者更是寥寥。

  币价走势难料

  “五一节”期间,唐超在群里表示,自己想定投BTC,等待时间的回报。

  一些人站出来反驳说,“目前BTC翻倍太难,没搞头。”唐超自觉没趣,这一提议最后不了了之。

  5月9日,BTC在多家主流数字货币交易所的价格突破6000美元大关,创下自2018年11月14日以来新高。

  群里又开始活跃起来,但做空与做多者各执一词,于是追问唐超的看法。

  唐超对此不置可否,但也不得不说,便中和各方想法表示,去年BTC在6000美元震荡时,不少散户杀进来抄底,这部分是要解套的;而从趋势来看,BTC强势突破6000美元关口后,也有可能再创新高。

  “这次,唐超说话谨小慎微,紧张兮兮的。”潘锐回忆道。

  唐超表示,以前话说得太满,小伙伴们的期待又太高,我有点怕了,也承担不起这样的重担。此外,他还告诉核财经APP,最近听了某交易所大佬的建议,重仓了某个项目代币。因为,基于过往经历,这位大佬往往能给行业高端人士带来“可靠情报”,唐超对此轻车熟路。

  没想到的是,这次不仅没有赚到钱,他的本金也赔了近三成。可见,币圈“杀熟”在所难免,唐超亦难逃此厄运。

  5月12日凌晨,BTC突破7000美元关口。

  睡眼惺忪的唐超,慢悠悠的在床上伸着懒腰,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惊醒。电话另一头,潘锐告诉唐超,BTC已经到了7200美元,群里都炸锅了。

  这时,唐超想起彭博社近日发布的一则报道中称,“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富达即将在几周内上线比特币交易服务”。另外,圈内对于中、美等国的传统金融机构进场币市亦有诸多讨论。

  “难道牛市真的要来了?”面对错失的机遇,唐超反复地推敲着。

  “BTC上扬态势明显……现在是押注山寨币的最好机会……”微信群又恢复了昔日的热闹景象。

广告

  “我还是装死吧,搞不好来个断崖式下跌又会引来一波闲言碎语,不能再冒险了。”唐超笑着说道。不过,他还补充说,“事实上,这两天圈里的朋友也没有给我新消息,我自己也说不准。”

  对于从未有过“炒币”经验的潘锐来说,这半年下来,在唐超指导下,虽然一顿操作猛如虎,但到现在还亏50%的本金。他认为,这个结果并不算太坏。

  作为这场IEO浪潮的亲历者,潘锐表示,在币圈里,骗子大行其道,谎言有恃无恐。如今靠IEO项目赚钱的人都上岸了,再进去只能当炮灰。“不过,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穷途末路的投资者仍会前赴后继。因为,总会有人加入游戏,并试图从中掘取利益。”他说。

  在潘锐看来,币圈“老人”对“新人”、大“IP”对小“IP”的“传帮带”现象非常普遍,并以社群形式扩散,甚至“99%的亏损是被身边人所带的”。但是,他也表示,唐超并没有亏欠任何人,只是个人“IP”还不够大。

  “遗憾的是,我们都活成了骗子的提线木偶而不自知。”潘锐语重心长地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潘锐、唐超为化名)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工控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