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可转让,价格:5888元 [在线购买] 购买帮助
“海淀鸡娃”公众号背后的产业链
本网站域名可以转让,价格:5888元在线购买购买帮助
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
彩印名片5盒40元包快递
手机号码任意显示不信?
搞笑视频-焦点视频网
中国香蕉网信息免费发布
 网站首页 | 国内关注 | 百姓民生 | 热点财经 | 中国资讯 | 社会聚焦 | 媒体报道 | 滚动资讯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商业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海淀鸡娃”公众号背后的产业链
来源: 2021-04-22 15:39:14

  原标题:“海淀鸡娃”公众号背后的产业链 来源:北京商报

  “孩子6岁过PET”“两年半学完小学数学”,你是不是常在朋友圈、视频号看到这样的文章或爹妈现身说法?近日,一篇名为《我偷看了海淀鸡娃号的秘密》的文章刷屏朋友圈,再次将“鸡娃”话题推至关注焦点。真的有那么多神童吗?

  4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多个内容相似的“海淀鸡娃”公众号持有者并非个人,而是共同指向一家名为北京三旬相见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账号发文内容以分享几乎“话术”一致的海淀鸡娃心得为主,在贩卖焦虑的同时,也做着家长团购甚至课程销售的变现生意。

  话术雷同的“鸡娃”号

  以“鸡娃”为关键词在微信进行搜索,数不胜数的“鸡娃”公众号令人大开眼界,“鸡娃”这一模式,俨然已从小圈子的探索变成了大众关切的话题,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自发讨论起“鸡娃”养成的100种方法。

  4月以来,一篇名为《我偷看了海淀鸡娃号的秘密》的文章刷爆朋友圈,也让“鸡娃”公众号背后的产业链曝光。从具体公众号来看,这些账号包括了“状元妈妈闯海淀”“海淀胖爸爸”“海淀肥肠妈”“海淀壮壮爸”等,内容无一例外都在传授着自己如何培养出一名小神童的经验。

  细品这些公号,人设、话术都极为类似:海淀家长、高知人群、孩子牛娃甚至名校背景等。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在观察多个上述“鸡娃”公众号后发现,在“鸡娃”这件事上,相关账号呈现出的内容异常类同:直指超前学习。

  具体来看,“肥肠妈”账号多次在分享经验的文章中提及“带孩子在6岁前学完了小学数学”“用两年半的时间带孩子学完小学课内数学”,另一个名为“小贝壳养成记”的账号则自称家里孩子5岁考了PET,学前搞定了高考英语。此外,从“开心爸鸡娃笔记”更名为“开心爸育娃笔记”的账号也表示,自己的儿子6岁就考过了PET。

  自今年以来,教育部就不断出台政策,打击超前教学,特别是针对学龄前儿童的超前教学行为,幼儿园和课外机构均不准实施超前教学。但在机构和学校之外,仍有不少家长暗中让自家孩子提前学习各类知识。

  而截至4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不少“鸡娃”公众号改头换面,将原本昵称中的“海淀”标示悄悄撤下。目前还剩“猪爸爸在海淀”和“状元妈妈闯海淀”两家账号未改名。

  暗藏的产业链玄机

  实际上,火爆异常的“鸡娃”公众号背后,并不只是“鸡娃”家长们在单纯分享育儿经验,不少“鸡娃”账号都挂靠在公司名下。而持股这些公司的是一家名为北京三旬相见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旬相见”)的企业。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三旬相见公司股东为袁方园(曾任10家公司股东,目前持股4家公司)、彭瑞心(曾任7家公司股东,目前持股2家公司)和侯菲(担任12家公司法人)三人。

  北京商报记者还从公司股权透视图中发现,三旬相见直接或间接控股的公司多达18家,在这18家公司的历届股东和法人名单中,袁方园、彭瑞心和侯菲三人的名字反复出现多次,同时,归属于这18家公司的公众号超过20个,多为分享“鸡娃”经验的账号,包括上述提到的“开心爸育娃笔记”“肥肠妈”“三个妈妈六个娃”等等。

  而三旬相见的官方简介中也明确写着,这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的教育和消费类IP服务公司,主要为中产妈妈提供教育和消费决策服务,目前已和国内超过95%的头部教育平台、教育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这些合作企业,也正是“鸡娃”公众号们变现的最核心广告主之一。

  那么“鸡娃”公众号变现的具体模式又是什么样的?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后发现,目前“鸡娃”公众号的变现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分享教育心得的文章中插入广告,另一种则是做家长团购,直接进行带货,从中抽取佣金。

  在公众号“一个胖爸爸”组织的团购中,销售产品包括辞典笔、打印机、台灯、书柜等等;另一个公众号“三个妈妈六个娃”甚至上线了自己的小程序商城,销售包括试听体验课、图书、零食等在内的多类产品。

  据某第三方新媒体广告投放网站提供的一份投放价格表显示,“三个妈妈六个娃”这一公众号的头条广告报价为41250元,次头条报价为11250元。而在该公众号过去一个月的内容更新中,共有7次的文章内容涉及到产品推销和广告投放,并有3次的内容更新为引流用户至公司其他账号。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另有名为“无敌大微微”的公众号发文表示,三旬相见曾在去年5月联系过自己,表示想要收编她的账号,但被她拒绝了。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试着联系了北京三旬相见和其部分控股子公司,但多个公司登记在天眼查的手机号均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唯一接通的号码则表示,自己不清楚“鸡娃”公众号的事,也不是三旬相见的子公司。

  合理变现or贩卖焦虑

  一石激起千层浪,上述“鸡娃”公众号的涌现和曝光,让不少家长大呼自己被割了“韭菜”。家住京郊的高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己平时会阅读一些育儿教学类的公众号,刚刚接触到“鸡娃”这类新词汇,就在朋友圈刷到了揭秘这些账号的文章。“本来是想学些干货,没想到是这些人为了做生意在贩卖焦虑。”更有家长表示,怀疑这些账号宣扬的“鸡娃”事迹的真假,“我也在海淀区,身边的‘鸡娃’并不多”。

  除了家长的态度,就职于某新媒体公司的任女士也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单纯从合作投放变现的角度来看,这些“鸡娃”公众号的做法很常规,“大多数品牌都很愿意去找垂域的KOL(关键意见领袖)和KOC(关键意见消费者)合作,做精准投放,很多MCN机构来为这些账号和品牌牵线搭桥,或者也有MCN机构干脆自己找账号、做账号,运营账号的门槛并没有那么高,积累到一定粉丝数据之后,开始带货接广告是很常规的操作”。

  “鸡娃”公众号究竟是合理变现还是贩卖焦虑?处于不同立场的人往往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毋庸置疑的是,以“鸡娃”话题来吸引流量,从而实现盈利已经成为很多人眼里的好生意。

  而事件被曝光至今,“青朱”作为最早发布《我偷看了海淀鸡娃号的秘密》文章的账号,收到了来自“肥肠妈”要求删文的声明,同时“青朱”运营者表示,自己还收到了10多家公司的投诉要求删文,但截至4月21日,该爆料文章仅显示为争议内容,仍处于留存状态。

  针对当下“鸡娃”现象的火热,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则认为,所谓的“鸡娃”现象,一方面与现有考试招生制度本身存在的问题有关,另一方面,对“鸡娃”的炒作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炒作背后有不同的利益主体,比如一些父母会把自己孩子成为‘鸡娃’的过程渲染出来,以及一些机构希望在这种潮流或者‘鸡娃’泡沫中找到自己的利益点和存在感,这都导致‘鸡娃’越来越成为被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

  为此,储朝晖特别提示,家长要理性看待孩子的成长,“要避免因为短期的功利心态而忽略长远发展,同时,社会舆论要尽可能把‘鸡娃’现象从各方面分析透彻,让越来越多的人能客观理性地脱离‘鸡娃’泡沫,停止追赶这一潮流,选择对自己孩子更有益的成长方式”。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工控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